长沙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工业设备选购

天津机床业整合进行中我的钢铁

时间:2021-10-18 来源网站:长沙化工机械网

天津机床业整合进行中_我的钢铁

    缘起:从企业改制到区域重组

    说起来,天津市机床行业要进行区域整合缘于一个企业的改制。

    2004年底,为使天津第一机床总厂(以下简称“天一机”)实现轻装上阵,打造名副其实的中国齿轮机床研制基地,天津机电控股集团制定了该厂“改制东移”战略,即以近5亿元的投资,将该厂整体东移至已纳入国家发展战略规划的天津滨海新区。新厂区总占地面积约200亩,一期建筑面积8万平方米,预计到2008年初投入使用。

    这本是一个企业改制的事,但正是这个项目,到2006年变成组建天津一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的雏形。这一转变可能并没有明确的时间标志,只是在正常的运行过程中,可能有《国务院关于加快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的推动,也可能是沈阳、大连等企业远处榜样的鼓励,以及重庆、上海成立机床集团等近期案例的触动,到6月份《若干意见》正式文件发布以后,天一机组建天津机床集团成为定局,也使一家企业的改制变成了行业的大整合。

    据天一机厂长金毅介绍,整合以天一机为主体,将明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由原天津市第四机床厂和天津市第六机床厂的优势资源整合而成)、津机磨床有限公司吸纳进来,打造一个以金切机床为主的机床企业集团。

    区域整合无疑是天津市机床行业的发展历史上至关重要的一环,如何真正做精做强天津机床装备工业,实现股东利益的最大化,天津市政府和机电工业控股集团负责人都十分关心。早在还是“改制东移”时期,天津市机电工业控股集团公司董事长张文利就亲自率领班子主要成员到天一机考察,为项目运行提出了2点具体要求:一是产品定位标准要高,不仅要保持国内领先,还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最终实现全面替代进口;二是要把投入产出分析透彻,科学测算好净资产回报率指标,可以尝试多种投资方式,直接投资、租赁,以及在机电工业控股集团控股的前提下,选两三个有实力的股东进行参股。

    最后张文利强调,该项目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控股集团要依法操作,负责程序性和实体性的审查,全部资产都要在合法程序中进行评估。企业由金毅负总责,要做好新企业的策划、土地置换和协作厂的建立等项工作。

    在这些要求的指导下,目前,整合事宜已进行大半,明泰和津机磨的主管都由天一机派驻的人员担任,关于土地审批方案也进入尾声,有望于近期开工,而且厂房设计方案也已提交天津机电控股集团领导审批。

    核心:一场利益博弈

    天津机床企业整合一事已进入实际操作阶段,但关于整合的讨论却方兴未艾。

    对于天津市政府及天津机电工业控股集团来说,将天津市主要机床企业整合起来,打造出一个全国知名的机床集团,既可以提高地方领导的业绩,也与新发布的《若干意见》中“在保证国家控制能力和主导权的基础上,支持各行业进行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的重组”的政策相符,可以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

    对于天一机来说,改制本来势在必行,但通过自身来解决确也有重重困难。通过区域重组,理所当然能获得中央和天津市政府更多层面的支持,而且通过社会融资也可以扩大企业的规模。另外整合以天一机为主体,新厂区的厂房也按天一机的产品要求进行设计。对天一机来说,借国家之力发展企业自身,何乐而不为?

    而对于参与整合的明泰和津机磨来说,通过与天一机的联姻,一方面提升了自身的知名度,一方面背靠大树好乘凉,也可以借天一机之名,来扩充自己产品的销售渠道。

    这样看起来,成立机床集团似乎是一石三鸟、人人满意的事。事实如何呢?

    不说早在20世纪90年代即在国家大力支持下建立的沈阳、大连机床集团,即使是近期整合的上海和正在准备的济南,也和天津的情况有很大的差异。

    上海参与整合的企业原本都在电气集团旗下,是近年来因电气集团对机床业务越来越重视,于是将旗下上海机床厂、池贝和沃伦贝格这些国内外知名企业整合为上海电气机床集团。

    济南是机床企业重镇,既有“十八罗汉”中盛名不衰的济一机、济二机,也有研究所改制、技术实力雄厚的济南捷迈锻压,以及民营企业如法因,另外所有附件厂、铸件厂也都囊括其中,构想宏大,关系错综复杂。

    而仔细分析天津的情况会发现,此次整合基本上是以天一机为主,附带一些小企业和协作厂,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规模扩大的天一机,天津一机床集团挂牌之后,能否比天一机本身的号召力更强大尚未可知。毕竟上海机床厂就曾在展会上发生过因顾客不知其并入上海机床集团而与其擦肩而过的情况。

    对于天一机来说,在整合过程中,天津市政府和机电工业控股集团都对其土地置换、人员分流各方面提供了很多帮助和政策优惠,应该说在《若干意见》的推动下,天津市政府会对天津市机床行业更加关注。但不得不考虑的事实是,天津因地域特色和产业分布,对化工、物流、空港等有巨大经济利益的项目肯定会更为关注,因此金毅也表示“政府只能起引导的作用,最终把项目做成还要靠企业自身的努力”。

     对参与整合的企业来说,天一机以铣齿机为主,其名声能否提升明泰和津机磨的知名度尚不能知。而且从整合后的实际情况考虑,金毅多次强调,整合主要是把其他企业的优势资源拿过来使用,至于其生产经营情况则要由企业具体负责,而且其花5亿元巨资打造的产业园,也主要是按天一机的产品需求设计的厂房结构,似乎其他企业在园区内如何发展并未在其考虑范围内。

    对此,也许天津市另一家金切机床企业天津市第二机床有限公司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其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广林即表示:“整合本身是一件好事,可以把优势资源集合在一起,把企业做大做强。但改制又如同经历过一场生死大战,天二机刚经历了一次,元气大伤,正是修复和继续发展的阶段,如果再参加一次整合,拖个三年五载的时间,企业的发展将大受影响。所以我们希望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整合的事先不做考虑。”

    局外:专家观点

    因众说纷纭,记者专门就天津市机床企业整合的问题采访了相关方面的专家。

    有人说:天津市机床业在全国机床区域布局中的地位不算重要,如果能因组建机床集团提高行业地位也是好事。

    也有专家表示:企业体制落后要改,但是不是一定要用组建集团的方式呢?大家都看到沈阳、大连的成绩,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其情况有特殊性,是国家和地方政府力推出来的产业集团,其他地区可能有别的特色产业,而不能像东北这样对装备行业提供这么多的扶持。

    现在地方重组一拥而上,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但不能说因为某些人觉得不好,就把他一棒子打死,胎死腹中,可以先尝试,让时间来说话。

    另外,还有一些专家认为:改制、重组都不是目的,关键是要提高企业的运行效率,为企业设计出符合市场规律的发展方案。因此讨论重组本身是否合理、是否能解决企业累积多年的问题,以及重组后企业是不是一定就都焕发生机,既不现实,也没有意义,还是要看如何操作。

    如此看来,天津市整合各方如何能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又不因妨碍他人利益而产生纠纷,还是一个需要论证的问题。不过可以让他们思考的时间还很长,因为这个项目最早也要到2008年才能完工,而再加上搬迁、改制等各种情况,据金毅介绍,2010年能进入正常生产即算快的了。

    一个长期规划,只能从一步步做起,而结果如何,至少也要等其真正开始实施后才能知道吧。(机电商报)

防城港查漏水技术

乐山漏水检测

苏州漏水维修